首页  >  凯风专区  >  曝光
她一念入“邪” 幡然醒悟后拯救家庭
2021-07-16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她叫小安(化名),安徽铜陵人,总是给人一种娴静、温暖的感觉,很难让人把她和邪教“法轮功”联系上。1995年,26岁的小安和心仪已久的他走进婚姻殿堂。1996年,他们迎来了一个美丽乖巧的女儿。原本以为这幸福会随着岁月沉淀越发甜蜜,然而一切幸福都因“法轮功”变成噩梦一场。按她自己的话说——当年我有多信“法轮功”,如今就有多恨它。

 

反对家人“练功”  却自坠邪教深渊

1998年夏天,小安无意中发现丈夫常常躲着她在看书,甚至半夜不睡觉在那打坐。小安和丈夫结婚后第一次红脸、吵架就是因为这事,但丈夫一意孤行甚至上瘾成魔了。小安救夫心切,决定和丈夫一起看书“学法”,看看到底是什么“牛鬼蛇神”让丈夫如此沉迷。当初小安是抱着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”的想法要挽救丈夫,但事与愿违,她不仅没有救出丈夫,反而自己也陷入“法轮功”这邪教泥潭中。从此,他们无心工作,也无暇顾及家中刚满2岁的女儿,每天早上3-5点一起“打坐悟法”,下午4-6点“看书读报”,晚上7-9点一起“研读经文”,两人一心向往着“成神”后的“神仙眷侣”生活。

一心进京“护法”  不惜变卖家产

1999年,小安和丈夫因为夜以继日地“勤奋好学”,已经深陷“法轮功”歪理邪说中无法自拔,他们听信李洪志煽动要到北京“护法”,才能“提升更高的层次”“走向圆满”。于是小安和丈夫合议了一下,把家里仅有的一套门面房便宜卖了,作为去北京“护法”的经费。7月20日,他们组成了一只“护法”小分队,共7个大人和1个孩子。小安花4000元租了一辆面包车载着“护法”小分队去南京,再坐火车转至北京。在火车上,他们故意分开坐,看见乘警过来就低下头,一路担惊受怕,终于煎熬着到达了北京。但让“护法”小分队没想到的是,刚出火车站,为了躲避例行检查的警察,他们在拥挤的人群中走散,仅剩小安夫妻俩和火车上刚结识的“护法大姐”。三人一路同行,犹如“过街老鼠”一样胆战心惊地来到天安门广场。小安回忆说“到了天安门也不知道要干嘛,就四处闲逛,有好多好多人但也不认识,只是互相点头,暗示是‘信教徒’。”就这样,他们在北京待了十天,带去的路费也花得所剩无几,只能悻悻归来。

夫妻同入“铁窗”  用爱唤醒对方

2000年初秋,小安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那是在北京“护法”时结识的一个新疆小伙,当时小安看他身无分文于是给了他600元路费。新疆小伙借着还钱的名义,还送了一袋“法轮功”书籍。小安觉得“这么好的书,不能一个人独享”。天黑之后,小安和丈夫偷偷摸摸去复印,却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。小安和丈夫第一次被抓进看守所,她慌了,她想不通——“牢房是关坏蛋的,我不是坏人啊,为什么要被关在牢里?”“我是要修成‘无私无我’的人,但我一直在‘弘法’‘护法’,对父母和女儿亏欠太多。”“如果成佛就得这样,那不值得。”十个日日夜夜地反思,小安终于想通了——“我明白了,我不练了,我要告诉我父母……”小安醍醐灌顶般彻悟,她要把丈夫也从邪教泥潭中拉出来,于是每天隔着铁门向他喊话,走廊上那一声声发自肺腑的劝说,让看守所的管教民警都为之动容。小安喊了整整五天,不分白天和晚上,累了就歇会,歇完再继续喊,终于也唤醒了她的丈夫。

摆脱邪教“桎梏”  共筑甜蜜家庭

一心想要开始新生活,从此与“法轮功”邪教彻底决裂的小安,又遭到生活的“当头一棒”。2006年,小安的父亲查出肝癌晚期。正当小安束手无策时,往日相熟的邪教人员伺机而动——不仅每日为小安父亲祈祷,还主动表示愿意为她父亲“担劫”。痛苦无助的小安很受感动,觉得他们是“虔诚的”。一来二去,小安又重新走上“邪”道。那天,小安和丈夫散发完“法轮功”宣传单,正在银行自动存取款机上存反宣币时,又一次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并移送看守所。虽时隔6年,但看守所的管教民警依然印象深刻,他们和小安促膝长谈,惊讶中又带着惋惜。办案民警耐心宣讲国家政策法规,陪她看“法轮功”痴迷者围攻中南海和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视频资料,讲述了大量“法轮功”残害生命的事例。帮教老师以亲身经历和身边人身边事向小安证明“法轮功”宣扬的“圆满”“成神”都是子虚乌有的骗局,反而很多身边的人有病久拖不治而亡。一天的时间,在办案民警和帮教老师苦口婆心的引导下,小安再一次幡然醒悟,但她丈夫却深陷邪教泥潭难以自拔。小安写了一封又一封的长信,编了一条又一条的手机短信,请管教民警转交给他。22天,在政府帮教和亲情感召下,小安丈夫认清了邪教本质并主动悔过,立志要与“法轮功”彻底决裂。

回归正常生活后,小安和丈夫更加珍惜眼前一切,工作更有干劲了,生活更加富裕了,懂事的女儿也保送出国留学了,小日子真是越过越幸福了。回忆过往,小安不禁叹了一口气:“这十年,真如噩梦一场,我们一次又一次经历邪教的迫害,差一点人财两空,多亏政府的帮助和教育,让我们大彻大悟,让我们清醒认识到邪教的本质和危害,才有我们现在温馨而幸福的小家庭。如今我别无他求,只希望天下无邪。”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力枫
路虎彩票app 合财彩票 官网下载千赢国际 澳门金沙玩法下载 视讯彩拾彩票
宝马手机版 多宝娱乐网上直营 环亚娱乐登录网站 蒙特卡罗游戏登录官网 彩九app手机版下载
美高梅代理加盟 蓝博娱乐女优三昇体育 彩票大师官方下载 大家旺游戏官网 利来国际线上娱乐平台
青蛙彩票一分幸运农场 威尼斯人游戏最高代理 菲律宾申博网上娱乐 金沙官网 太阳城亚洲游戏登入